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迈信林业绩变脸之忧:IPO之后盈利失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9-27 17:06:03

迈信林业绩变脸之忧:IPO之后盈利失速 


迈信林(688685.SH)是一家航空零部件厂商,公司主营业务分为航空航天零部件及工装、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下游客户主要是军工企业及汽车、通讯等厂商。

自2018年以来,公司凭借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领域的需求爆发呈现了一幅高成长现象,公司也借此于2021年5月14日登陆科创板,实际募资2.52亿元,扣除高达5212万元的发行费用,实际募集资金为2亿元。

不过,此后的业绩却大跌眼镜。刚刚过去的上半年,迈信林营收虽然实现了正增长,但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却下降23.45%,上市即变脸,这与此前呈现的高成长画风差别甚大。2017年,迈信林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1622万元,距离上市标准甚远。2018年,迈信林此前一年成立的一家神奇控股子公司业绩爆发,民用多行业零业务部件异军突起,营收和净利润开始表现出高成长性,最终满足了科创板上市条件。在这一过程中,神奇大客户、超营收增速的应收账款以及疫情防疫产品的一次性收入……迈信林的IPO之路堪称神奇。

拼装的收入

迈信林上市后首份半年报增收不增利。2021年上半年,迈信林营收、净利润分别为1.46亿元、1513万元,同比分别增长18.96%、下降23.45%。

上半年营收的增长更大程度上应归功于应收账款的拉动。

2021年上半年末,迈信林应收账款余额为2.1亿元,比年初的1.77亿元增加3301万元,比2020年6月底的1.79亿元增加了2220万元。

上市之后没有了高成长压力,费用也趁机浮起。2021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为459万元,比上年同期的245万元增加214万元,几乎翻倍;管理费用为1274万元,同比增加314万元或32.6%;研发费用为946万元,比上年同期的684万元增加262万元,同比增加38.4%。远超营收的三项费用增速吞噬了公司微薄的利润。

上市前,迈信林一幅高成长画风。2017年至2020年,迈信林营收分别为1.06亿元、1.83亿元、2.49亿元及2.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22万元、2052万元、4217万及5120万元,营收和净利润都表现出了较好的成长性。

不过,公司的业务也严重依赖大客户。2018年至2020年,迈信林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6亿元、1.67亿元及2亿元,占主营收入的82.18%、74.67%及73.09%。

公司的客户集中度非常高,且对大客户的话语权并不高,这导致了赊销不断攀升。

2018-2020年,迈信林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9708万元、1.26亿元及1.77亿元,而营收分别为1.83亿元、2.49亿元及2.89亿元,应收账款的增速远超过营收的增速。

据招股书(申报稿),迈信林把主营业务分为武器装备类产品及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2017年至2019年,武器装备类业务的营收分别为8844万元、7934万元及1.17亿元,复合增速不足20%。

然而,迈信林的招股书却把业务分为航空航天及工装业务。2018年至2020年,迈信林来自航空航天领域的营收分别为7180万元、1.08亿元及1.36亿元,占主营业务的比重分别为40.34%、48.38%及49.73%;来自该领域的毛利分别为3889万元、5859万元及7152万元,占主营毛利额的比重分别为64.41%、70.24%及74.18%,航空航天业务具有高毛利率但规模增长并不快。

尽管除航空航天及工装领域之外的其他业务占了半壁江山,但对毛利的贡献却不足30%,这部分业务有营收缺毛利。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面对防疫口罩行业的赚钱机会,迈信林也积极参与,公司子公司佰富林进行了防疫口罩的生产和销售,当期实现营收1691万元,毛利为680万元,占当年主营业务营收、毛利的6.19%及7.06%。

佰富林2020年实现净利润718万元,比2019年的107万元大增611万元。不过,这种一次性的收入不具有可持续性,却大大美化了公司报表,容易让投资者产生误判。

从2020年的数据看,迈信林航空航天及工装和口罩的收入合计为1.52亿元,实现的毛利额合计为7832万元,剩余的其他业务营收为1.27亿元,毛利额为2616万元,毛利率不足21%,与公司当年36.2%的综合毛利率相距甚远。

在其他业务中,民营行业精密零部件收入占比较大。2017年至2020年,公司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收入分别为1479万元、9869万元、1.07亿元及1.1亿元,2018年至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20.24%、20.65%及14.21%,2020年出现大幅下滑。

这部分业务的主要实施主体是控股子公司佰富琪。

天眼查显示,佰富琪成立于2017年10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当年缴纳社保的人数为零人。

据迈信林据招股书及申报稿,佰富琪2019年、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73万元、251万元,2019-2020年年底的净资产分别为5366万、5617万元,虽然公司没有披露佰富琪的营业收入,但从公司对日本近藤的销售来看,佰富琪的净利润率远不到10%。2021年上半年,佰富琪实现净利润为60万元,占过去两年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16.2%、24.06%,盈利状况并不好。

神奇的客户

在冲刺IPO路上,几个神奇的客户对迈信林的高成长性居功至伟。

杭州艾美依航空制造装备有限公司(下称“艾美依航空”)是公司2019年的第三大客户,当年为公司贡献3116万元,2020年退出前五大客户。

据招股书,该公司于2019年8月15日签订合同,金额为3521.18万元,是迈信林自2017年10月以来最大的合同,销售项目为夹具。2020年年底,该合同的状态为履行完毕。

事实上,考虑到增值税因素,该合同大部分在2019年就完成了,在3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超过3000多万元的合同,迈信林确认收入的速度着实惊人。

确认收入很快,回款却是另外一回事。2019年年底,迈信林对艾美依航空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3521.18万元,计提坏账准备176万元;2020年年底,公司对艾美依航空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依旧为3521.18万元,计提的坏账准备为352万元。

此外,据招股书,迈信林还在2020年三季度对艾美依航空交付了17套飞机装备工装,合同金额为395万元。

即便考虑到确认了该笔营收,一年时间过去了,迈信林对艾美依航空前一年的应收账款仍然大部分没收到钱。

正是这一笔应收账款的回款缓慢,导致迈信林的应收账款账龄恶化,截至2020年年底,迈信林1-2年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3758万元,比前一年底的271万元大幅攀升。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公司对艾美依航空的应收账款余额为989万元,距离收入确认已经过去一年半了,如此长的应收账款账期是否符合商业逻辑?

此外,迈信林对日本近藤的销售也颇为神奇。

据招股书,报告期,迈信林对日本近藤的销售额分别为2737万元、5053万元及3826万元,占比分别为15.38%、22.6%及14.01%,日本近藤过去三年一直为公司第二大客户。迈信林声称,公司子公司佰富琪2018年成立,致力于汽车领域的精密零部件业务,对近藤销售产品主要为汽车空调系统和发动机零部件。

据招股书(注册稿),2017年,日本近藤尚不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迈信林对第五大客户的销售额为168万元,显然对日本近藤的销售额低于168万元,在一年时间,公司对日本近藤的销售额由此前的不足168万元至2737万元,这绝对是一个质的飞跃。

不过,上市前通过航飞投资间接持有迈信林0.93%股份的陆琪,却是日本近藤下属的苏州近藤的总经理,苏州近藤过去三年向迈信林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290万元、1777万元及2463万元,而陆琪于2016年6月入股航飞投资,2017年佰富琪成立,2018年开始收入爆发,并获得了日本近藤这样的客户,这确实令人神奇。

招股书显示,辽宁新风企业集团大连亿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风大连亿特”)是迈信林的汽车零部件客户,2019年、2020年实现精密结构件销售额分别为811万元、1153万元,分别为第四、第三大客户。

新风大连亿特是迈信林2019年开发的汽车零部件客户,截至2020年年底,公司对该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为544万元。

据天眼查,新风大连亿特与光大银行、哈尔滨银行等多家银行和客户存在借款和买卖合同纠纷,被法院立案执行的金额达到3820万元,这笔剩余应收账款质量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