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 > 监管 > 正文

金融监管全新层面进行整合的趋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23 16:16:03

金融监管全新层面进行整合的趋势



随着金融科技(Fintech)的应用范围日益广泛,传统金融行业正面临从一个全新层面进行整合的趋势。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金融科技模糊了金融行业的地域边界,在线服务使得诸多机构变相拥有了全国牌照;


第二,金融科技使传统金融服务更加深入,智能投顾等产品在显著提升服务效率的同时也强化了机构的专业服务能力;


第三,金融科技拓宽了金融服务的广度,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金融混业经营的趋势。通过系统对接的方式,部分混业经营产品的推广速度大大增强。基于这种趋势,相对耗时耗力的传统监管方式亦面临严峻挑战,监管科技(Regtech)由此应运而生。


监管科技的基本内涵


监管科技的概念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角度出发都包含两个层面的内容。中国人民银行孙国峰(2018)认为,监管科技实际包含“合规”和“监管”两个方面,其既可以帮助金融机构降低合规成本,增强合规内控力度;又可以帮助监管机构增强监管效率,降低监管压力。


在此基础上,京东金融研究院何海锋等(2018)又进一步给出了Regtech = Suptech + Comptech的表述,其中Suptech为监管端使用的“监管科技”(supervision + technology),Comptech为机构合规端使用的“合规科技”(compliance + technology)


2017年,CFA协会的Douglas W. Arner等对Regtech区分了1.0至3.0三个阶段。


其中1.0阶段主要是被动的风险管理,由巴塞尔协议等基于过往危机总结经验而成的监管框架引领了监管科技的实施,这些框架尽管看起来较为完善,但盲点较多且不能随时适应新的风险模式,这也引发了2008年金融危机在内的新一轮危机。


监管科技2.0阶段源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一轮大规模监管调整(尤其针对反洗钱〔AML〕和充分了解你的客户(KYC)的要求),各金融机构被罚款的频率和金额均大幅提升。


这导致此阶段系统发展重点强调监管流程的数字化和数据化(digitization and datafication)。系统尝试利用AI和深度学习等技术在业务发展过程中及时发现并防止合规风险,即从结果分析前移到过程分析。


3.0阶段则将重点由KYC转向KYD(充分了解你的数据,Know Your Data),由传统将货币数字化的机构(如银行)向新型将数据货币化的机构(如大型互联网企业)扩展,使得监管能够由数据驱动并进行算法监管,真正实现主动管理。


我国监管机构对监管科技的推动步伐也在逐步加快。


2018年8月,证监会正式印发《中国证监会监管科技总体建设方案》,提出了监管科技的三个建设阶段:


1.0阶段主要是“通过采购或研制成熟高效的软硬件工具或设施,满足会内部门和派出机构基本办公和特定工作的信息化需求”;


2.0阶段则是“通过不断丰富、完善中央监管信息平台功能,优化业务系统建设,实现跨部门监管业务的全流程在线运转”;


3.0阶段要“建设一个运转高效的监管大数据平台,综合运用电子预警、统计分析、数据挖掘等数据分析技术,围绕资本市场的主要生产和业务活动,进行实时监控和历史分析调查”。


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银发〔2019〕209号),其中亦用相当篇幅强调了监管科技需要向“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发展的基本原则。


监管科技逻辑再梳理


监管科技并非空中楼阁,它是金融监管的科技延续,自然也需要遵从传统金融监管的基本逻辑。金融市场时常失灵,这种失灵会向社会引入负外部性,损害存款人(投资者)的利益。


1983年,戴蒙德(Diamond)等指出“用一个多重均衡模型证明了任何负债流动性强于资产流动性的机构都具有内在不稳定性”。


银行将充满流动性的负债转化为流动性较低的信贷资产,其中隐含着由于信息不对称而可能导致的挤兑风险。因此,为消除这种负外部性和信息不对称,金融监管不可或缺。


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负债流动性强于资产流动性的机构种类越来越多。不仅局限于金融机构,许多互联网企业通过Fintech创新也变相成为了“类金融机构”。


由于缺乏风险意识和流动性管理能力,风险事件屡见不鲜。这些机构亟须被纳入新的监管框架进行统一监管。


同时,金融机构混业经营也使得金融产品愈发复杂化。面对这些挑战,传统的监管办法无论从效率还是能力方面都显得力不从心。监管科技作为传统方式的智能延展应运而生。


如上文所述,监管科技包含了监管与合规两方面内容。


这种两分法仍然沿袭了当前金融机构信息报送的思路(如1104报表和EAST系统),并不能展现监管科技的全貌。


在实际业务中,风控和合规是两类相对独立的审核过程。更应将二者统一看待,风控是微观层面的合规,合规是宏观层面的风控。将一系列宏观稳定目标进行拆解,依据过往经验形成指标后具体分配到每个机构、每笔业务中,就形成了各种合规标准。


因此,风控和合规的最终目标都可以归结为防范风险,从微观和宏观层面消除信息不对称和负外部性。监管科技也就不应仅仅局限于合规层面,而应向如何整体防控风险的思路转化。


业务开展和风控合规天然具有相互促进和相互制约的关系。如果我们将Fintech仅狭义地看作业务端技术,那么Regtech如何定位,并与Fintech如何互动,将是Regtech发展逻辑的根本。


我们不妨将业务开展视为一个最优化问题,利润最大化是目标函数,风控合规限制是约束条件。选择并实际开展业务即是寻求最优解的过程,约束条件始终伴随着求解过程,而不是事后检验。


从这个思路考虑,监管科技便不应局限于对业务数据的事后分析和监管报送,而应与业务系统完全融合,作为业务分析的其中一环存在。Fintech和Regtech不应互为矛和盾,也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关系,我们更应将其看作同一套系统的两个视角。


由此可见,当前市场中相当多的Regtech成果都以独立产品的方式出现,依然是采取了与业务相分割的办法。与之相比,输出算法或是输出模块,使其能够嵌入业务系统中形成较为完整的统一体,或是更为可取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