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视点 > 正文

加速纯市场经济童话的破灭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23 15:48:00

加速纯市场经济童话的破灭 



2020年的特殊性在于,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以及各国政府应对疫情表现上的差别,正宣告在最近一波全球化浪潮中处于主流的新自由主义的死亡。


人们见证了新自由主义的“彗星之尾”,这是今年4月,知名学者福山在回答法国时的观点,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首倡“历史终结论”的。福山是这么说的:


我认为如今我们看到了这种新自由主义的彗星尾巴,它已经死了,我们将回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自由主义,即市场经济、对私有财产的尊重、以及通过干预手段减少社会及经济不平等的高效的政府三者并存。大流行再次表明,一个强大的政府是必要的。


福山教授的这一判断,是准确的,我基本赞同;但其建立在历史循环论基础上的解决方案,显然是难以成立的。




整体来看,新自由主义及其构造的理论体系,在2020年遭遇到了两个方面的冲击:


第一,在公共治理领域,面对新冠疫情的冲击与挑战,坐享远超全球新兴大国与发展中国家优势的西方发达国家,不但没有展现出各方预期的高超治理绩效,相反还引发了罕见的堪称国家级人道主义灾难的疫情失控。美国累计新冠确诊死亡人数超过20万,死亡人数在美国历史上仅次于美国内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尽管掌握了优势的监测技术能力以及数量众多的P3级实验室,但高度关注传染病的比尔·盖茨指出,直到2020年9月,美国仍然无法让检测者在24小时内拿到监测结果,堪称耻辱。


第二,在经济运行领域,2016年通过票选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用一个又一个的举动打破了新自由主义塑造的政商分离、纯市场化运行的迷思与幻想。人们看到,为了打压华为在全球通信产业链上的位置提升,美国不惜一遍又一遍地修改规则,以国家主权的特殊能力体系,对华为实施极为罕见的霸凌策略,最后甚至拿出等效于政治绑架的盘外招,以对华为极限施压,努力迫使华为重新回到主要依靠美国西方进口、华为组装的年代。同时,人们也看到,当TikTok在美国短视频市场做得风生水起时,垂涎这块市场的美国行为体,如脸谱的扎克伯格,就毫不犹豫地撕下所谓的面子、里子,直接通过游说以推进对中国企业事实上的巧取豪夺。


曾经有段时间,新自由主义撇开“政府干预”,塑造完美理性市场,成为全球商界信奉的不二信条,也成了中国相当一部分企业信奉的“西方真经”而大行其道。新自由主义理想化、抽象化的市场经济运行模式与游戏规则甚至成了某些企业和企业领导的价值追求。这些企业的创始人倾向于相信新自由主义描述的近似童话的某种理想化的经济场景:纯粹依靠技术、营商能力,遵循市场游戏的规则(法治),就能公正公平的开展商业活动。


但显然,这只是新自由主义在美国保持压倒性霸权优势背景下塑造出来的神话。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中兴、华为、TikTok等一众企业,在相关领域取得成功发展、并走向世界之时,均全面遭到本届美国政府赤裸裸地围堵、打压乃至劫掠。面对这种来自主权行为体的非对称打压,能够对其利益进行合理保障的,是坚定保障本国海外利益的中国政府。触目惊心的事实,无情地戳破了新自由主义教科书塑造的童话世界,让人们再度回到了真实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