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立讯万亿之路,全靠富士康“衬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29 15:53:10

立讯万亿之路,全靠富士康“衬托”



  立讯精密的业绩略超半年报预增,但即便是这样的增长仍然不出市场预料。当然,立讯精密受到千余公募机构关注,核心逻辑在于其对苹果代工覆盖面的边界拓展,而随着富士康与苹果近期不断“交恶”的信息越来越多,以及富士康本身对立讯精密严阵以待的态度,立讯精密的万亿之路,似乎变得越来越切实际。


  10月28日,“新股王”立讯精密完成了三季报“开箱”后的首演,公司股价低走后反弹,摸高后又回落,全日收涨3.16%,虽然涨幅不小并重回4000亿市值,但走势仍基本屈从大盘整体。


  作为日内行情的风向标,10月27日,全市场翘首期盼的立讯精密三季报,似以一个不愠不火的方式揭晓了答案——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46.79亿元,同比增长62.06%;三季度净利润21.42亿元,同比增长54.54%,均较三季报略有放缓。


  此外,由于立讯精密在中报期间早已预告前三季度的业绩增速预期为4成至6成,加上立讯精密往年财报预告惯性保守,披露后惯性超预期的市场认知,这个看似亮眼的增速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市场反响。


  然而,立讯精密并非没有超预期的“点“,而这个点在于其直接竞争对手富士康的“敌意”。


  10月26日,有媒体报道,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目前已成立工作组,目标是抵御立讯精密日益增长的影响力。随后,有媒体向富士康集团求证,公司对此回应了四个字“不实消息”。


  而10月27日,硅谷最具盛名的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刊文,认为富士康与苹果的关系正在恶化(Eroding),苹果则疑似正在加速将代工产业链从富士康剥离。


  由于大量机构投资者投资立讯精密的逻辑在于立讯精密对富士康的替代,上述消息组合,值得投资者细细品茗。


  不太意外的三季报


  单单从三季报来看,立讯精密的优秀,难出意料之外。


  财报显示,立讯精密前三季营业收入595亿,同比增长57.3%;归母净利46.8亿,同比增长62.1%。此外,公司三季度单季营收231亿,同环比分别增长+40.8%和+15.7%。


  考虑到立讯精密在半年报中曾经给出过“前三季净利40.4亿至46.2亿元,同比增40%至60%”的业绩预告,+62.1%的成绩略超业绩预期上沿,某种程度上属于符合预期范畴。


  熟悉立讯精密的都知道,给出下个报告期业绩预告,是立讯精密财报的“保留节目”。


  2019年,立讯精密于三季报期间披露的全年业绩预增幅度为45%~55%,但2019年全年实际增速却高达73.13%;类似的,2018年立讯精密半年报预增前三季净利为25%~35%,但当年10月临披露公司却紧急上修业绩预增至“45%~55%”,实际前三季最终增速为+52%。


  可以说,立讯精密不仅经常超预期,甚至“超预期本身也变成了预期事件”。而这个可能是立讯精密作2019年结构性牛市“新股王”的宿命。


  过去不到两年时间里,立讯精密获得累积超200份研究报告覆盖。截至2020半年报,立讯精密已经是超过1691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其仅次于“老股王”贵州茅台排名全A股第二。一个更可怕的数据是,立讯精密从普通白马到集中获得基金经理“私下勾兑”甚至不到两年时间,十大重仓基金数量在一年内增加超过1000家,在A股历史上也绝无仅有。


  众人拾柴火焰高。从2019年1月至今,立讯精密股价累积上涨670%。由于其作为“富士康替代者”角色的强烈预期,让立讯精密成为了机构投资者圈内不吝推荐,甚至约定形成抱团的核心标的之一。


  也正是因为获得了大量机构投资者买入并关注,注定了立讯精密“不成功,便成仁”的宿命。


  从细分项来看,立讯精密存货增速超过营收,增速达到120.66%。公司解释称新品料件库存增加27亿,新品成品库存增加24亿,境外产能扩大引致库存增量17亿。关于这点,公司曾于2019年7月公告所指,由于公司越南工厂扩建产能投入17亿,其库存增速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从资产收益质量来看,根据Choice数据,公司前三季度净资产收益率较去年提升3个百分点,年化净资产收益率(ROE)27.59%与去年年底几乎持平。考虑到公司曾在2019年7月发行可转债,相关债务或向资本项目转化导致ROE下滑。


  但即便是ROE略有下滑,仍然还是在”意料之中“。


  那么,如何解释立讯精密日内依然存在上涨动能?这似乎与立讯精密的对手富士康有关。


  富士康败退超预期?


  10月26日,海外媒体报道,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目前已成立工作组,应对立讯精密对富士康苹果代工厂的攻城略地。


  而同日,对于“成立工作组抵御立讯精密”的消息,富士康对国内财经表示:“根据公司政策,我们不对市场投机行为发表评论,但(外界)对于工作组的描述都不是事实,管理团队也没有采取其他特殊措施。”


  作为背景,今年7月17日,立讯精密发布收购框架协议公告,该公司与其控股股东立讯有限公司将出资33亿元,全资收购纬创投资、纬新资通两家公司100%的股权。此举标志着立讯精密将成为苹果公司的首家中国大陆代工厂商,直接对标富士康。


  当时有市场人士怀疑,该消息疑似被提前泄露,立讯精密股价则借势走出了今年以来最长最猛的主升浪。当然这是题外话。


  而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前述“工作组”消息或非空穴来风。


  也就是在10月27日,硅谷最负盛名的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刊文,描述苹果正与富士康“交恶”——立讯精密最大的利好因素即将坐实。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当富士康正在进行2018年iPad Pro的生产试验时,该公司告诉苹果“需要更多工人”来完成产品生产线,而该策略已经成为富士康向苹果加价的惯用套路。


  无独有偶,该报道指出,富士康曾多次使用苹果生产线套利。


  比如,2015年富士康曾挪用苹果限制设备生产华为手机,并在苹果审计生产线前将相关设备归位。而比乔布斯更“精”的库克在发现富士康的“套路”后,集中为富士康的苹果专属设备追踪标签,此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此外,苹果还发现,富士康在代工的过程中出现员工内控管理不足的情况。如苹果Iphone要求代工方在发现部件出现金属碎削或螺丝松动的情况时,对Iphone整体返工重新安装。但富士康存在大量仅会清理碎削螺钉,并不会重新拆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