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专家:中小银行为何掀起"抱团潮"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28 15:54:47

专家:中小银行为何掀起"抱团潮"



  近日有消息称,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为基础,新设合并方式成立的“全国最大省级城商行”四川银行,将在11月1日召开创立大会。


  事实上,这并非中小银行兼并重组的孤例,今年以来,中小银行以不同形式“抱团取暖”的消息不断,这种趋势在当前的宏观经济大环境下,具有较强的现实背景。


  中小银行掀起"抱团潮"


  尽管还没有确切时间计划公布,四川银行的开业已经在准备中。


  10月22日,凉山州商业银行和攀枝花商业银行发布消息称,根据工作安排,四川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召开时间调整为2020年11月1日(星期日)上午 8:30,其他事项不变(见图)。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以不同形式合并重组的消息不断,似乎已经成了一股热潮。


  9月28日,在铜山农商行、淮海农商行、彭城农商行的基础上新设合并,并引入江苏省内两家上市银行无锡银行与江阴银行作为股东的徐州农商行获批挂牌开业。


  8月上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四家山西省城商行相继公告表示于8月下旬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


  8月3日,福建邵武农商行获批筹建,根据福建银保监局批复,福清汇通农商行、平潭农商行分别参股福建邵武农商行2000万股,占福建邵武农商行股本总额比例均为6.73%。


  8月6日,根据河南省三门峡市人民政府网站消息,三门峡市政府决定成立三门峡农商银行筹建工作领导小组,拟合并三门峡湖滨农商行、三门峡陕州农商行,组建市级农商银行。


  7月23日,陕西榆林农商银行由陕西榆林榆阳农商银行和陕西横山农商银行新设合并。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中小银行改革重组是一个早已有之的趋势,未来还会延续下去并得以加速推进。” 然而今年以来,中小银行“抱团加速”却也有其现实的原因。


  蜂拥抱团为哪般


  10月24日,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发表主题演讲中提到,“中国的金融业和其他刚成长起来的发展中国家一样,还是青春少年,没有成熟的生态体系,没有完全地流动起来。大银行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主动脉,但还需要湖泊、需要水塘,需要小溪小河。”


  毫无疑问,中小银行就是“小溪小河”,也是“水塘”。


  中小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具有天然优势,能够填补我国大型银行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情况,能够提升金融服务的精准度。


  然而近年以来,中小银行经营压力加剧,面临着风险和挑战。


  首先,是地域限制的影响。北京亿海投资创始人兼CEO吴洪君先生向《投资者网》分析道,“中小银行植根于地方,由于区域经济发展差异造成中小银行发展差异化明显,特别是存款规模、贷款投放规模及质量、以及区域内非银金融机构数量等方面的分化,会进一步对地区经济发展产生冲击,同时对中小银行产生直接的影响。”


  其次,受顶层设计和架构影响。“部分中小银行存在被大股东控制、成为提款机,公司治理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这些风险都是现实存在的,必须要直接面对并尽快化解才行。”某位被重组的城商行内部人士向《投资者网》透露。


  另外,风险的历史积累也在倒逼部分中小银行改革重组。部分中小银行在经历多年的粗放式发展后,积累了较大的风险,资产质量堪忧,风险抵御能力降低。今年以来恰逢新冠疫情,对实体经济的破坏性冲击已经开始显现,加之中小银行的客户群体有一定的特殊性,受疫情冲击比较明显,风险将会进一步释放,对中小银行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有专家认为,照趋势来看,区域性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在未来两年可能还会加速暴露。


  最后,为实现业务拓展,中小银行参与重组的积极性增加。通过重组合并,可以拓展资本补充渠道,引进更多战略投资者,避免评级下降,由于银行牌照存在一定稀缺性,一些机构可借重组的机会获得更多业务的准入。


  抱团要规模也要质量


  业内人士认为,中小银行通过合并重组引入新战投,能够实现跨区域发展,扩大业务规模,降低区域风险集中度,提升中小银行的竞争力。


  “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有助于理顺中小银行在公司治理层面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促进公司治理结构进一步完善,从长远看,有利于促进整个行业资源整合,同时也能符合监管部门的各项要求,从而促进行业的整体发展。” 吴洪君告诉《投资者网》。


  以四川银行为例,根据公开信息,由于治理结构失衡,经营管理薄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这两家银行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信用风险和声誉风险。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方昕曾提到,凉山州是少数民族自治州和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攀枝花是老工业基地,“如果两家城商行的风险不能及时、有效、稳妥处置,就会对四川省经济社会发展和金融稳定大局产生不利影响。”


  近两年来,通过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方式处置了两家银行的风险,经过重设合并,两家存在比较严重的信用和声誉风险的金融机构的问题化解,四川银行得以轻装上阵。


  通过市场化合并重组,可以提升抵御风险能力、经营管理能力和内部治理水平,又缓解了中小银行的资本不足,以300亿元的注册资本来看,四川银行的新设重组,为其未来准备了良好的资本基础。


  然而中小银行重组合并非简单的1+1“拉郎配”,通过合并重组做大规模的同时,更需要关注发展质量。


  一方面,“中小银行合并并非简单的资本联合,而是涉及到监管指标体系、重点监控数据的变化、内部人员组织、机构、业务的整合,要适应综合金融管理的高标准和高要求,需要经历组织变革。” 某城商行综合金融事业部渠道管理中心负责人向《投资者网》如是分析。


  另一方面,需要关注市场和同业的变化,合规经营和声誉风险管理。吴洪君认为,“中小银行要准确定位自身区域性金融机构的角色,首先应当明确业务发展方向,资源整合实现1+1>2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