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又一民企老板英雄末路 少龙外传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1-04 09:51:54

 又一民企老板英雄末路 少龙外传


曾经多次挣扎求存未果


一直以来,工厂主要靠一个台湾客户和美国西部航空的耳机订单维持运转。从06年开始做时单价1.8元一副,现在还是1.8元一副,但人工成本涨了三倍了。以前1.2的成本,现在成本生产管理控制得到位,也只能达到1.75元一副左右,如果不幸哪一批成品率出现问题,就要赔钱。


人人都说制造业要转型升级,这家工厂也进行过尝试,结果能够升级的都升级了,该自动化的已经全自动化。但做耳机产品每台啤机面前总要有个人送料吧,自动化封装又达不到客户要求,装箱和打包也做不到,所以说白了始终是劳动密集型。


曾经也热情过做电脑耳机成品,并且手上还注册有三个品牌,做了一大批,找了两个销售人员全国电脑市场跑铺货,最后发现不赚钱,竞争同样惨烈,造成不少的产品积压。而代理商拖货款或者跑路的频频出现,让他最终放弃了这块市场。


无奈之下,老板决定冒险用一批越南人,工资大约2000元每月(中介那里拿200元),这样能够把成本控制在1.6元左右,可确保有8%左右的毛利。不幸的是,工厂雇佣越南劳工的事情被地方政府查出,老板被派出所关了五天,并罚款6万,工厂翻盘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掐灭了。


试着谈过涨点价,结果人家一句话扔过来:爱做不做,扔到广西去做1.65元,扔到越南1.3元。现在还在下单给你,已经是看大家多年合作的面子。最终,去年的8月,这张单还是没有保住,台湾人把定单最终还是转到越南了——20%的成本差距,每个月2-3个柜的需求量,台湾人每月能够省20万以上。其实台湾人早已经在越南培养供应商,只不过前几年从产品品质到货期,越南工厂都没办法顺畅配合,所以才没有把单子全转走。


创业艰难,终为他人作嫁衣裳


与员工吃完散伙饭,回到办公室,借着酒劲,老板还是哭了。毕竟十二年的工厂,说扔掉,没有人能如此洒脱。开厂时,老板三十五岁,而今已经近五十的年龄,东山再起,已经没有可能了。


2006年,老板凭借打工十年攒下的20万元开始创业,全部投入到购买机器及组建两条拉。06年开始接到几张外单,也赚了一些钱,但前两年赚的钱又全部砸进去买机器,搬厂房,从十来个人扩展到40人左右。接下来订单越来越多,再搬一次厂,人员从40人扩到90人左右。至少在08年前,所赚的钱全部用于机器设备的添置,这中间只是全款买了一套房子,一台20几万的车子。


08年遇到全球金融危机,基本没有赚钱,09年陷入亏损。好容易在2010年开始赢利了,但中国政府的“工资倍增计划”登场了,尽管订单多,但实际并没有钱赚。2011年盲目回老家办分厂,结果厂一建起来到了冬天,发现一个大问题,天气太冷了,工人根本干不了活(手指不灵活),搞出一大堆报废品,冬天没完马上关厂,前前后后损失70万。2012-2014这三年一分钱都没有再投资,才终于沉甸下来一点现金。


从2015年开始,情况迅速恶化,但总算收支打平。今年亏了半年,基本上要亏掉往年一年的利润。幸好壮士断腕解散工厂,如果再拖一年,老板直接回到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