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电力 > 正文

看清能源电力界的FOTU现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26 14:46:34

看清能源电力界的FOTU现象


“眼球经济”“粉丝经济”大行其道。大IP、大咖、大V、大网红(简称“大咖”)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都可以采用粉丝的多少、曝光的频率进行定量评价。因此,“大咖”们经常创造出“语出惊人”“颠覆常理”的观点,为自己“增粉添光”。如果“大咖”们发表的观点或言论只是活跃气氛、人畜无害的话题,人们大可抱着娱乐、看热闹、包容的心态对待,另一方面,很多“粉丝”也需要“大咖”们的话题效应,增加自己的“谈资”,凸显自己的“见识”。但是当“大咖”是以某个领域权威身份发表观点的话,情况可能会大不相同。例如,当前世界第一强国总统就在通过每天超过200条推特的方式不断制造话题、创造奇葩言论,治理着国家,改变着世界。不幸的是,能源电力界正出现这种苗头。一些能源电力界“大咖”们的观点,脱离物理规律与科学常识的程度,让人惊讶不已。最具代表性观点就是:“将我国所有的沙漠都铺满光伏发电装置,其发电量足够我国使用”“中国应该尽快彻底淘汰煤电,实现百分百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等。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是资源禀赋决定的,煤电多年来是主体电源。经过多年努力,我国煤电发电量从2013年的78%下降到2019年的67%,电源结构不断清洁化,成绩斐然。但我们要明白,我国现有能源电力体系本身就是一个数十年建立起来的以煤电为主体具有几十万亿元存量资产、复杂技术标准规范约束的“巨系统”,颠覆其“底层资产”“核心运行逻辑”将一个漫长的过程。常识告诉人们,未来这种电源“去煤化”化的难度和所需投入都将会越来越大。

以第一个观点为例,我国有约130万平方千米沙漠(含戈壁),按照1kW光伏面板占地10平米计算,共计可安装1300亿千瓦光伏面板,每年发电量超过150万亿千瓦时。照着计算,用1/10的沙漠就可以满足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再翻一番(2019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7.3万亿千瓦时)。这么多的“沙漠光伏”如何维护,电能怎么送出,给谁用?晚上没太阳怎么办?难道还要实行“白天光伏发”“晚间风电发”的“两班倒”发电模式?大面积沙漠覆盖光伏面板,会给沙漠生态系统、沙漠地区气候造成什么影响?这属于典型的“FOTU”(Finacially, OK; Technically, unavailable)类观点。与此相反,在常规的技术经济分析中,项目技术可行是前提,项目经济性要满足要求,这属于FOTO。但不幸的是,现在渐渐形成了“煤电必须消失”而且要“尽快消失”的论调,如果是搞生态、气象、动植物保护的专家提出来也就罢了,但偏偏有些能源电力领域的从业者,甚至资深人士都到处宣扬此论调。从“唱多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相关股票卖方”的角度,这类“煤电必须尽快消失”论是非常有市场、受欢迎的,引人无限遐想。可再生能源市场规模、市场增长率、相关股票的 PE、利润率、每股收益率等金融概念,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交流之中;而间歇性、调峰、辅助服务、送出与消纳、电力电量平衡等等这些技术概念,越来越少地被人提起。更绝少有人会说与此相关的经济成本最终是要消费者承担的了。

从技术角度而言,大规模电能的发电、传输和使用,都是瞬时完成的。这种物理规律决定了在分析那些与电能实物交割相关问题时,不能按照常规货物的“存货交易”思维和规律进行分析。另一方面,现在电力系统主要是一个50赫兹的旋转交流系统,而可再生能源发电多是通过电力电子装置与这个交流系统连接,缺少了转动惯量(这类系统就像一个庞大的“棉花糖”,缺少“压舱石”和“缓冲垫”,很脆弱),即使大规模储能可以商业应用,也需要考虑系统转动惯量问题。而燃煤发电机组,恰恰是这种转动惯量重要提供者,就是系统的“压舱石”和“缓冲垫”。如果交流系统未来还是电力系统的主体,实现百分百可再生能源发电从技术上是不可能的。

但是从金融角度,发电实现百分百可再生能源等目标是可以产生绿证、期货、期权、互换及其他金融衍生品实现。这种实现只能是在局部实现,无法在全局实现。因为这些金融手段不可能产生任何物理意义上的可再生能源增量,只是一些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资产的金融“故事”或“协议”,不会增加全局的福利,甚至会恶化全局福利。就如,“某省”实现了一个月、两个星期的100%可再生能源发电一样,不依托区域电网的调峰配合,不依托周边地区火电的配合,是很难实现的。

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是世界潮流,也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但不能将“清洁”泛化、神化,不能将“清洁”作为掩盖问题的“盖子”,人为地对立“清洁能源”与煤炭和煤电。如果下次再听到能源电力界的“大咖”说“实现百分百可再生能源”和“彻底消灭煤电”之类的话,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些观点都是FOTU,建议大家多包容些,也多警觉些。尊重科学,回归常识。提高煤电清洁化、灵活性水平,提高电力系统各环节效率,完善电力市场机制,促进供给侧、需求侧协同发力,发挥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创新的力量,务实推进我国能源电力高质量发展,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