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社会鉴定机构违规操作曝监管漏洞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6 16:18:03

社会鉴定机构违规操作曝监管漏洞



9月11日上午,一篇题为《买来的“亲生关系”:花3万多,孩子被鉴定为“亲生”》的新闻,捅破了一条亲子鉴定作假产业链。


就在8月,有记者卧底进入网络送养、亲子鉴定等社交群组,与“黄牛”搭线后,用3个假名字,连同3份假血样,办理了一份真实的“亲生关系”司法亲子鉴定报告。


假材料缘何能办理出真关系?且据“黄牛”所言,其和大部分省份亲子鉴定司法机构均存在合作关系,在这条作假产业链中,鉴定机构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如何堵住缺口?近日,记者采访了法学专家、律师对此进行解读。


“面向社会服务的司法鉴定机构缺乏有效监管。”受访专家表示,近几年,亲子鉴定业务量快速增长,一些鉴定机构为多做业务,会尽量给委托人开“方便”之门。有些机构也存在一些跨地区乱设接案点、采样点现象。而司法行政部门对其进行的监管较为松散,不能有效约束其行为。


假亲子鉴定洗白被拐卖儿童身份


今年3月,重庆一女子在兰州花3万多元买了一个女孩。8月18日,该女子使用“黄牛”代办的亲子鉴定,在重庆市渝北区妇幼保健院补办出生医学证明,顺利洗白了孩子的身份。


这仅是亲子鉴定作假产业链中的冰山一角。据相关媒体调查报道,网上存在许多为送养婴儿组建的群组,成员包含准备送养的父母、等待领养孩子的人和随时提供亲子鉴定帮助的“黄牛”。


群里每天讨论的,都是孕期、价格,以及送养相关的问题。在这里,送养的父母大多会索要一笔“营养费”。


“‘领养’孩子的买方需承担何种法律责任?”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朱巍提出,群里“领养”的孩子的人承担何种法律责任需分情况讨论。


中国政法大学医药法律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刘鑫表示,只要行为人将儿童作为商品出售,即构成贩卖行为。在河南正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亚东看来,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父母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如果明知是被拐卖的儿童仍予以收买,那么购买方行为就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张亚东对记者说,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的,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对于产业链中关键一环——“黄牛”所涉及的法律责任,多位专家均表示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如果‘黄牛’与鉴定机构、鉴定人没有勾结,但‘黄牛’用钱打通关节、或作为司法鉴定机构工作人员徇私,则鉴定机构可能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张亚东强调,如果“黄牛”与鉴定机构、鉴定人勾结,那么应以拐卖儿童罪的共同犯罪论处。


鉴定流程有瑕疵司法鉴定机构难辞其咎


在所有环节中,最难把控且最至关重要的,是司法鉴定机构是否知情,又参与了多少?


在媒体曝光的这起案例中,“黄牛”在帮助办理亲子鉴定时,仅通过邮寄包括《司法鉴定委托书》在内的3份文件,和已经采好血样样本的DNA数据库专用血袋,让办理人签上名字,按手印,并远程指导填写材料、拍照。随后,办理人就能在广州市司法鉴定网上查到这份由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开具的亲子鉴定书。


早在2016年,司法部办公厅就发布了《关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当事人本人到场,在机构内提取检材。当事人确有困难无法到场的,司法鉴定机构须指派至少二名工作人员去现场提取检材。


这起案例中,根据“黄牛”说法,除了调换血液样本,所有的鉴定都是走正规流程。据此推断,鉴定机构在其中可能也是被欺骗的一方。但是,专家认为,对于造假一事,无论司法鉴定机构是否知情,都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首先,该司法鉴定机构在流程上存在问题,即本需要当事人到场采样的司法鉴定却可以通过邮寄材料实现,这违反了相关规定。”刘鑫表示,在实践中,也存在一些需要送血样进行检测的特殊情况,但司法鉴定只对提供的血样负责,出具的结果一般不会出现人名而只用几号血样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