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中金IPO一纸批文幕后"荣光"与"挑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9 09:23:51

中金IPO一纸批文幕后"荣光"与"挑战"





“我们暂时没有上市计划”“在目前的安排中,上市并不是我们的首要工作”,在随后的十年中,记者曾多番采访过中金公司有关高层,至少2015年之前,得到的答案几乎都大同小异。


北京、上海报道


在某社交平台,“如何看待中金公司宣布(A股)上市”,这个问题撩动不少老派金融人的兴致,也勾起了市场再次追忆中金公司曾经凭借“国内首家合资券商”的特殊身份所带来的一段繁荣风流的过往。


从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到过会,中金公司此次回归A股看似仅用了四个月,但,这条国内资本市场的上市之路,中金公司却足足走了十三年。


2020年9月17日晚间10点20分,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138次会议结果才姗姗来迟。


作为当天上会的五家企业中最后一家受审者,中金公司获得了发审委的首肯,却也毫无意外。


根据记者了解,中金公司A股上市,无论对于其自身还是国内整个券商行业而言,皆意义非凡:不仅意味着国内最后一家头部券商成功会师A股,也预示着国内券商行业的格局或又将进行一轮新的座次重排。


中金公司能否在如今行业强敌环伺之境中再度夺回“投行王者”的荣耀?


在整个券商业务结构模式皆在进行改革调整的当下,中金公司又将如何在承继特色传统业务的前提下,进一步优化业务布局?在“靠天吃饭”的传统券商行业中,如何利用与资本的嫁接优势,继续保持穿越行业周期的稳健性?


这种种疑问,都在等待着即将A股上市的中金公司用行动给出答案。


从1994年衔“玉”而生,到2010年与外资股东摩根士丹利的“分道扬镳”,再到2015年正式挂牌H股并引入腾讯、阿里的加持,曾有“投行贵族”之称的中金公司,在中国资本市场三十年的诸多改革变迁中,应运着时代,在教训与经验、守旧与革新中,命运沉浮。


“这是中金公司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也是一个新的开端。”


9月17日深夜,在获知中金公司A股IPO正式过会的消息后,中金公司的有关负责人士第一时间向记者表示。


五年前,港股上市时,恰逢中金公司20周年庆。


当年“光环”日趋黯淡,正是在借助H股IPO的契机,逐渐改变了式微之势,并开始为之后的“振兴”布局孵化和绸缪。


五年后的如今,中金公司归A之际正是其成立25周年之时,从早年在行业中的一骑绝尘,到后来的逐渐泯灭于众,再到近年来又有再度崛起之势,此番中金公司A股IPO的背后,也更多地承载着外界对其未来发展的诸多想象。


故事回到10年前。2010年,是中金公司发展转折的重要一年。


这一年,摩根士丹利将所持中金公司的所有股权悉数转让,正式终结了中金公司两大股东方——建设银行与大摩之间多年来在中金公司中的各种羁绊与博弈。


此时的中金公司经过15年的发展,以“为国有产业提供基础金融服务”为创始目的的中金,承接了绝大部分中国国有企业的海内外资本运作的“护航”业务。


天然的股东背景优势和大量高端专业人才的引入,是当年助中金公司登顶投行王者的最锋利的两柄利刃。


大摩的离开,不仅让中金公司股权结构进行了进一步调整,也让其筹备上市的揣测开始在市场上不胫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