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352万亩稻田绝收,粮仓安徽面临减产压力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8 15:19:16

352万亩稻田绝收,粮仓安徽面临减产压力





  8月末的正午,烈日炎炎,安徽芜湖鹤毛镇的圩埂上,十几台抽水机开足马力,将蓄积的洪水源源不断地输往另外一头。正在值守的村民张允军望着眼前泽国,愁眉不展。不远处,他家的屋顶露出水面,水下还有他耕种的60亩良田。


  “一个晚上就淹没了。”张允军说,比起房子,更让他难过的还是水稻,“一直被当成孩子一样照料。”


  对安徽而言,这是个特殊年景,夏天丰收的喜悦还未过去,一场席卷全省的大洪水便接踵而至。作为13个粮食主产省之一,安徽同时生产小麦、水稻两大主粮,其收成表现一定程度上是全国的风向标。


  “今年我们抵抗的是最高风险,一次大面积、高强度、广范围的灾害。千百年来,我们能做的就是以丰补歉,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常伟告诉。


  农业依然没有真正摆脱靠天吃饭,每年的粮食生产都是一根必须绷紧的弦。对农民而言,粮食安全不是抽象的口号,是实实在在的生存考验。


  夏粮丰收“几乎是用钱砸出来的”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安徽阜阳的种植大户罗应利今年度过了一个忙碌而丰收的夏天。5月27日,在他承包的1200亩麦田里,7台收割机同时开动,将近百万斤的小麦抢收入仓。


  这一天,安徽省小麦主产区全面开机收割。高峰时期,安徽投入10.4万台收割机,最终以99%的机收率,耗时9天,完成4300万亩小麦的抢收工作。


  焦魁是安徽亳州的一名农机手,经验丰富的他可以通过收割机仓容来判断麦地产量。5月14日,他率领团队300多名农机手,从湖北出发,一路北上,经河南南阳和驻马店、皖北、河南商丘、山东,最终在河北结束今年的收割季。“各地今年收成不错,总体上从南到北产量越来越高,差的亩产七八百斤,好的有上千斤。”


  用阜阳话来说,种植大户罗应利在村中属于“面子人”。他是村中种水稻的第一人,最早引进插秧机,承包逾千亩土地的同时,还成立了社会化服务团队,拥有收割机、飞防机、拖拉机等多种农用器械,每年承接代耕代种业务达两三万亩。


  罗应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1亩小麦,投入种子100元、肥料150元、农药30元、收割60元、土地承包半年费用300元,成本合计约600元;1亩地收获800斤小麦,卖900元,净赚300元左右;用同样的方式计算,小麦收割后种1亩水稻,净赚约600元。综合下来,承包1200亩地,全年利润超百万元。


  不过,罗应利强调,“好的年份才能赚钱”。虽然安徽实现了“十七连丰”,但对具体农户而言,通常是丰歉交替的,收成并不稳定。“只要没有特殊灾害,我都有把握种好。问题是,风调雨顺的年份太少了!”


  安徽省农业农村厅向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安徽省夏粮总产量1671.9万吨,居全国第3位,较2019年增加14.9万吨,增幅为0.9%;亩单产394.41公斤,较上年提高4.94公斤,增幅为1.27%。


  事实上,安徽今年夏粮的丰收来之不易。一位安徽跑农口的媒体人士告诉,从播种、田管到收割,安徽集全省之力打了三场攻坚战,今夏丰收“几乎是用钱砸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