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空有茅台的价,却没有茅台的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29 18:45:13

空有茅台的价,却没有茅台的命





  贵州茅台的成功带来了酱香酒热潮,放眼A股上市的19家白酒企业,茅台作为酱香型白酒“独苗”,身旁第二把交椅仍然虚位以待。为此,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不断谋求上位。


  据了解,与郎酒同时争夺“酱酒第二股”称号的,还有与贵州茅台毗邻的国台酒业。在国台酒业宣传中,一直将茅台作为其学习的对象,并一直将“茅台镇第二”作为其宣传、学习的重点。


  截至目前,争夺“酱香第二股”桂冠的竞赛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据悉,郎酒的IPO之路已经历十三年,可谓波折。为何上市之路如此坎坷?郎酒的真实底色究竟如何呢?


  汪俊林冲击酒业首富 高毛利高负债共存


  作为备受关注的川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的招股书显示,本次拟赴深交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扩大白酒产能等项目。发行前实际控制人汪俊林合计持股76.7%。


  按照目前白酒行业平均30倍的市盈率,按其2019年24.44亿元的净利润计算,郎酒上市后总市值或将超过700亿元,而郎酒股份的实控人汪俊林身家则有望超过500亿元,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2017-2019年,贵州茅台的毛利率分别为89.80%、91.14%、91.30%,堪称“赚钱机器”。同期,郎酒股份毛利率分别67.71%、75.38%和80.94%,虽然排名略有超越山西汾酒、古井贡酒,持平泸州老窖(80.95%),但与茅台仍有较大距离。


  郎酒招股书中列示了5家同行可比公司,分别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不过高毛利的同时,郎酒资产负债率却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


  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为67.06%、67.02%、66.06%,远高于白酒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的30%。


  招股书显示,2019年郎酒股份为利息支出2.25亿元之多,对比2017年1.52亿元、2018年1.83亿元一路走高。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余额分别为62.52亿元、71.71亿元、84.24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9.94%、70.42%、61.36%。


  此外,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郎酒股份总负债138.3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16.86亿元占比84.48%,流动负债中的短期借款高达23.87亿。


  公司在较高资产负债率的情况下,如果公司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不及预期,会对公司的还本付息造成不利影响。


  多次提价力不从心 销售费用赶超茅台


  在汪俊林执掌郎酒后,就曾多次“喊话”茅台,称要与茅台齐头并进,一起把酱香市


  场做大。


  2017年6月,郎酒还将旗下品牌青花郎的广告语换成了“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诞生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其中一个是青花郎。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这在当时,被不少人质疑“蹭热点”。


  茅台最引人注目的三大特点是高逼格和高价格。为此,郎酒除了品牌宣传上紧跟茅台外,还开始试图在价格上对标茅台。


  据悉,郎酒曾在2019年公开表示,青花郎未来的目标定价为1500元,将在3年内分6次提价来实现,对标的正是1499元的飞天茅台,可见汪俊林的野心不小。可惜郎酒空有茅台的价,却没有茅台的命。


  2019年6月,郎酒集团宣布青花郎调高出厂价为859元,不到半年,2019年12月,郎酒集团再次宣布调高出厂价为909元,建议市场零售价为1198元一瓶。


  然而“一厢情愿”涨价之下,市场立刻做出反应,青花郎的零售价开始出现价格倒挂。据相关媒体报道,郎酒为了冲刺业绩,除了涨价,还在不断向经销商压货。多名渠道商和经销商对此多有抱怨,有部分郎酒经销商已萌生退意。


  目前,在电商平台,定价为1059元/瓶的郎酒,市场实际售价明显低于1000元,部分白酒专卖店的零售价甚至更低。这正说明青花郎的渠道力、品牌力都不足以支撑这样的价格,渠道端和消费端并不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