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媒体:一颗止痛药引发的110亿美元惨案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9 19:50:35

媒体:一颗止痛药引发的110亿美元惨案





  2018年6月,台湾著名体育节目主持人傅达仁赴瑞士安乐死的新闻一度引起热议。确诊胰腺癌晚期的两年间,疼痛如影随形,这让已经86岁的傅达仁整夜整夜无法入眠。折磨之下,他终是坚持选择以这种方式求一个善终。


  傅达仁并非个例。


  对不少癌症患者来说,疼痛才是他们在治疗中极难度过的关。痛觉就像一把钝刀,在体内来回切割。从丝丝缕缕到排山倒海,再到回归平静,这百变的魔头令人难以捉摸、无法控制。


  


  电视剧《我是余欢水》中,病友的话虽是为了劝余欢水卖器官,但也不算夸张


  极度的疼痛让人痛不欲生,慢性疼痛又何尝不是如此。牙疼、痛经、偏头痛……它们突如其来闯入当代一众人的生活之中,久久不肯退去。


  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总是反复强调“忍”,似乎这是超越一切的优秀品质。但要知道,疼痛并不是我们常以为的“不算病”。


  早在2000年前后,慢性疼痛就被专家定义为一种疾病,并且被WHO定为血压、呼吸、脉搏、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在癌症这样的重症治疗中,医生的一项基本工作就是对抗病人的疼痛,各个国家成立疼痛学会的目的也是如此。


  其中,站在镇痛效果顶峰的阿片类止痛药,像我们常常听到的吗啡、杜冷丁、芬太尼等,往往被视作对疼痛的最后防御。


  残酷的是,这些主要成分提取自罂粟或人工合成相似结构的“阿片类止痛药”,其实也就是我们更为耳熟的鸦片类药物,很可能致瘾。随着人类对止痛药的依赖不断加深,阿片类止痛药的滥用给很多国家带来了困扰。


  尤其在美国,阿片类药物的过量使用已经变成了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成瘾——至少有200万美国人因阿片类药物染上毒瘾,海洛因消耗量激增。


  于是,在2017年,特朗普将阿片类药物滥用定义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将处理该问题的预算调高到了74亿美元,主要为了切断药品供应、治疗成瘾患者。


  另一边,正是因为药物的滥用,让一家名为普渡制药(Purdue Pharma)的公司成为众矢之的。


  


  普渡制药,图源:路透社


  自1995年推出阿片类止痛药奥施康定奥施康定(OxyContin)后,普渡制药在二十多年间通过无止境的虚假营销,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2007年,普渡制药便为此付出了超过6.3亿美元的罚款,但这似乎丝毫未动摇其根基。直到去年,普渡制药因无力承受来自各州2000多项诉讼,才申请破产,实则为寻求另一种保护。


  不过显然,美国政府并不会就此放过这家公司和背后的萨克勒(Sacklers)家族,欲向其索赔的金额逐步走高。最近,美司法部在最新的声明中表示,拟要求普渡制药支付超过110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款,给因奥施康定蒙受损失的个人、医院及地方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