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美日欧三大经济体的复苏之路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08 15:46:10

美日欧三大经济体的复苏之路


3月份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规模严重受损,在疫情反复的阴影下,开启了艰难的复苏历程。复盘海外的三大经济体至今的复苏进程,可以看到比较明显的异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三大主要经济体均在疫情的低谷之后开启经济反弹,但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复苏趋势出现分化,服务业普遍承压。不同之处在于,相较于前期欧洲疫情防控优秀经济率先反弹的局面,近期美国复苏势头已经超越欧洲,欧洲笼罩在疫情二次反弹的阴影之下,呈现出“美强欧弱”的局面,但是欧洲医疗体系仍未被击穿,复苏进程应当不会被阻断。日本方面菅义伟上任开启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行“菅义伟经济学”,具体结果仍需以观后效。3月份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规模严重受损,在疫情反复的阴影下,开启了艰难的复苏历程。复盘海外的三大经济体至今的复苏进程,可以看到比较明显的异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三大主要经济体均在疫情的低谷之后开启经济反弹,但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复苏趋势出现分化,服务业普遍承压。不同之处在于,相较于前期欧洲疫情防控优秀经济率先反弹的局面,近期美国复苏势头已经超越欧洲,欧洲笼罩在疫情二次反弹的阴影之下,呈现出“美强欧弱”的局面,但是欧洲医疗体系仍未被击穿,复苏进程应当不会被阻断。日本方面菅义伟上任开启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行“菅义伟经济学”,具体结果仍需以观后效。

一、美国

(一)美国经济持续复苏,PMI出现分化

美国经济持续复苏,但是出现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分化,服务业恢复势头见缓。根据IHS 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53.5,符合预期,仍在扩张区间,高于前值的53.1,创20个月新高,其中制造业产出分项指数录得53.3,创10个月新高;9月Markit服务业PMI初值54.6,低于预期的54.7,低于前值的55。PMI数据显示美国经济仍在延续复苏趋势,但服务业PMI数据较上期略有下滑,疫情反复后续仍有可能持续拖累服务业复苏。

图1:美国Markit PMI指数

数据来源:wind

(二)美国就业方面复苏有所放缓

截至9月19日,美国首次请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增加4000人至87万人,前值86.6万,就业复苏有所放缓。就业复苏趋势放缓之下,美国就业的结构问题又添隐忧。目前美国近月永久性失业占比持续提升,从4月的22%提升至8月的55%,永久性失业比率抬升很可能造成非农就业的缺口最终无法完全回补。

(三)美联储难有进一步宽松,呼吁财政刺激

9月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出席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时表示,“如果货币和财政政策共同起作用,复苏就会加速。帮助受疫情打击的人群的援助措施,应该由白宫和国会来解决,而不是美联储”。这意味着美联储的刺激手段基本用尽,很难再有进一步宽松计划,因而处于“难产”状态的第二轮财政刺激将持续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也基本决定着美国经济的短期走向。

二、日本

(一)日本PMI显示复苏迟缓

日本经济复苏略有迟缓,制造业的回暖趋势明显好于服务业。9月23日,IHS Markit PMI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日本9月制造业PMI初值47.3,与前值47.2基本持平,这已经是该数据连续17个月低于枯荣线。制造业PMI数据背后,是整个供应链的疲弱,疫情影响需求是近因,但早在疫情之前,动荡便已经开始,产能过剩阴影笼罩,贸易摩擦此起彼伏。对日本新内阁来说,经济复苏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服务业PMI方面,初期反弹力度好于制造业但是后劲不足,已经连续四个月维持枯荣线下小幅动荡。

图2:日本Markit PMI指数

数据来源:wind

(二)日本疫情以来货币政策为辅财政政策为主

年初全球降息浪潮中,日本央行也扩大了资产购买的力度,包括开启国债无限量购买、提高央票购买存量上限到20万亿日元等。但横向对比下,货币政策宽松的力度有限。主要是由于日本并未进一步降息,开启无限量购买的国债设置了价格锚后(即锚定10年期国债目标利率)购债规模同设置“规模锚”时的购债基数基本一致;除国债以外其他资产增加的购买规模占GDP比重仅约3.8%。

相较“捉襟见肘”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发力是抗疫的亮点。日本内阁最终制定了117万亿日元的财政刺激方案,占据GDP规模的21%,旨在增加医疗物资投入;为停摆的中小企业和停工的日本公民给予资助;向旅游、运输、餐饮、农林牧渔等受创严重的部门倾斜财政资源;通过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等机构支持海外企业等等。日本央行和内阁府信贷支持下,家庭和企业融资环境虽较疫情前恶化,但显著好于次贷危机时期。

(三)菅义伟上任对日本意味着什么

9月16日,菅义伟接替因病卸任的安倍晋三,正式上任日本首相。其作为安倍内阁中的实干派,负责执行和督查经济政策方针,包括本次疫情期间的政策应对方案、刺激国内旅游需求的“GO TOTRAVEL”等方针,这也是菅义伟当选的重要原因之一,即保证经济政策的平稳过渡。综合看来,菅义伟的内政外交主打“稳”字牌,并强调“抗疫+经济”。

回顾过去,在安倍执政的近8年中,“安倍经济学”名声大噪,倡导宽松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以及刺激经济增长的结构性改革作为“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成功将东京股市推升127%,日本90%以上的大型企业实现了连年盈利,失业率和就业率均创下泡沫经济崩溃以来的最好记录。但是,“安倍经济学”进入改革深水期后,叠加新冠病毒疫情的冲击,日本经济遭受重创。

菅义伟上任以来,一方面表示要继承安倍内阁的路线方针,另一方面,菅义伟实施了大胆的“以改革驱动经济发展”的战略,这一战略就成了 “菅义伟经济学”的核心。目前看来,其主要内容有:第一是行政改革,通过强有力的行政改革,让日本各机关的服务与决策快速化、组织体系透明化、民众办事简易化,建设一个高效亲民的新政府,更好地服务经济,普惠民生;第二是社会智能化,在IT、人工智能、物联网等领域,要统筹和鼓励相关企业追赶中美,让IT、AI产业成为日本经济的新起爆剂;第三是大幅降低手机上网费,日本的手机上网费价格之高,在西方国家城市中,仅次于纽约,排名第二。菅义伟计划通过大幅降低手机上网费,来刺激消费,拉动内需市场;第四是重组地方银行。菅义伟上台后不久,就与日本银行行长举行了会谈,要求日本银行支持地方银行的相互兼并,努力实施重组,通过重组,来壮大地方金融,为地方经济的振兴保驾护航。

三、欧洲

(一)欧元区PMI制造业逆势增长,服务业下行

相较于美国经济持续复苏,日本政府大概阔斧改革而言,欧洲经济依然笼罩在疫情二次反弹的阴影之下。近日公布二欧元区9月综合PMI初值为50.1、创下3个月低点。该数据不仅低于8月终值的51.9,更险些跌破50荣枯分界线。其中服务业PMI初值从前一个月的50.5跌破50关卡到47.6、再度陷入衰退,凸显疫情卷土重来已对欧洲服务业造成重创,并抵消制造业创下两年来最强劲增长。但是制造业9月制造业PMI初值从前一个月的51.7升高到53.7,恢复势头好于服务业。主要是由于疫情防控期间,以接触为主的服务业受到更大损失。

图3:欧元区 PMI指数

数据来源:wind

(二)疫情并未击穿医疗系统,复苏承压但不改趋势

欧洲疫情方面,需要密切观测的是近期第二波疫情爆发较为严重的西班牙和法国,对两国的疫情数据进行统计,可以看到法国和西班牙的阳性检测率呈上升趋势,法国在8月2日检测阳性率仅为1.39%,截至9月13日的数据检测阳性率已经达到5.40%。西班牙的检测阳性率也从7月初的1-2%水平上升到9月13日的10.89%。目前法国和西班牙的检测阳性率还没有达到导致政府采取封锁措施的警戒值,但是上升趋势明显,检测阳性率若处于持续攀升状态,意味着实际感染人数大于确诊人数,对未来医疗资源的占用将会非常大;从ICU病床占用率来看,法国和西班牙两国在近期出现回升,9月13日的数据,法国的ICU占用率升至8.78%,虽然还远不及此前第一波疫情的峰值,相比一个月前4-5%的水平上升幅度较大。西班牙的情况更为严峻,ICU利用率从7月2-4%的水平猛增到9月13日的23.13%,但是没有达到70%-80%警戒值;再看全部病床利用率的角度,数据显示法国情况较为稳定,维持在1-2%的低水平,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增长。西班牙的全部病床利用率则从7月低于1%的水平上升到9月13日的5.99%。这意味着尽管法国以及西班牙疫情恶化,但是并未造成医疗挤兑现象,大概率不会出现全国范围的停工停产。所以,欧洲经济会在疫情之下承压,但是大概率复苏趋势不会改变。

一、美国

(一)美国经济持续复苏,PMI出现分化

美国经济持续复苏,但是出现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分化,服务业恢复势头见缓。根据IHS 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53.5,符合预期,仍在扩张区间,高于前值的53.1,创20个月新高,其中制造业产出分项指数录得53.3,创10个月新高;9月Markit服务业PMI初值54.6,低于预期的54.7,低于前值的55。PMI数据显示美国经济仍在延续复苏趋势,但服务业PMI数据较上期略有下滑,疫情反复后续仍有可能持续拖累服务业复苏。

图1:美国Markit PMI指数

数据来源:wind

(二)美国就业方面复苏有所放缓

截至9月19日,美国首次请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增加4000人至87万人,前值86.6万,就业复苏有所放缓。就业复苏趋势放缓之下,美国就业的结构问题又添隐忧。目前美国近月永久性失业占比持续提升,从4月的22%提升至8月的55%,永久性失业比率抬升很可能造成非农就业的缺口最终无法完全回补。

(三)美联储难有进一步宽松,呼吁财政刺激

9月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出席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时表示,“如果货币和财政政策共同起作用,复苏就会加速。帮助受疫情打击的人群的援助措施,应该由白宫和国会来解决,而不是美联储”。这意味着美联储的刺激手段基本用尽,很难再有进一步宽松计划,因而处于“难产”状态的第二轮财政刺激将持续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也基本决定着美国经济的短期走向。

二、日本

(一)日本PMI显示复苏迟缓

日本经济复苏略有迟缓,制造业的回暖趋势明显好于服务业。9月23日,IHS Markit PMI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日本9月制造业PMI初值47.3,与前值47.2基本持平,这已经是该数据连续17个月低于枯荣线。制造业PMI数据背后,是整个供应链的疲弱,疫情影响需求是近因,但早在疫情之前,动荡便已经开始,产能过剩阴影笼罩,贸易摩擦此起彼伏。对日本新内阁来说,经济复苏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服务业PMI方面,初期反弹力度好于制造业但是后劲不足,已经连续四个月维持枯荣线下小幅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