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媒体:银隆股权出售乏人问津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27 19:46:44

媒体:银隆股权出售乏人问津





上周,记者在实地调查时看到,在银隆新能源园区内的办公大楼旁边,停着数十辆银隆新能源的大巴车,部分还贴上格力的品牌标识。而大巴车旁边的厂房,部分大门紧闭或半掩着。下午一点多左右,中午外出的员工,陆续回到车间开工。


然而,看似平静的银隆,背后却暗流涌动。


10月25日,银隆在阿里拍卖网有一笔750万股的股权被拍卖,起始价为2.025亿元,次日上午10点显示的结果是竞价失败,围观人数近千人,但最终未成交。在此之前,银隆在阿里拍卖网上已结束了7次股权拍卖,累计股份为3155万股,起始价总额为9.0023亿元,但成交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前7次拍卖中仅有3次成交,卖出7万股,总成交额为210万元。


接下来,银隆于10月29日在阿里拍卖网上还有一笔900万股的股权被拍卖,起始价为2.4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7月的两起拍卖(7月10日、7月16日)之外,银隆其余股权拍卖,阿里拍卖网皆在竞买须知的第十六条特别提示:该股票已被冻结查封,现根据《执行笔录》(2020年8月25日)内容由被执行人委托拍卖。




因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入股而备受关注的银隆,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银隆钛核心材料、电池、电机电控、充电设备、智能储能系统、纯电动整车等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新能源企业,一度挤入新能源客车销量前三,仅次于宇通客车和比亚迪。不过,银隆在最近两三年经营状况急转直下,频频卷入拖欠货款、骗补、停工、裁员等负面消息中。


冷门路线的悲凉


“上一波订单已经做完了,准备做下一个订单,所以又要开始忙了。”黄振(化名)是银隆的一名车间员工,他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运作正常,没有听到裁员的消息。


黄振于去年成为银隆的正式员工,目前与妻子李霞(化名)在珠海居住。李霞透露,丈夫刚进去时还是很忙的,但几个月后明显感觉到他的工作量减少。此前,银隆每年的旺季从5、6月开始,一直延续到11、12月,这期间常常需要加班。而最近一两年,银隆订单量大不如前,一年可能只有2~3个月是旺季。


记者从银隆员工口中了解到,珠海银隆基本薪资待遇没有变,但因为加班减少,所以比以前少了一笔加班费。普工的基本薪资较低,没转正前的底薪大约是1700元,转正后3000元左右,但如果像以前那样经常加班,收入就有可能翻倍,达到5000~6000元的水平。一些应届毕业生进入银隆后,由于薪资低,熬不到转正就离开了。


在今年9月1日前后,银隆在招聘方面有了新动作,开启校园招聘以及社会招聘,岗位多是工程师,每个岗位的招聘人数基本为1~2人。


一位接近银隆的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银隆陷入低谷,与新能源商用车大环境以及银隆内部经营管理都有关系。由于新能源商用车周期性等因素,银隆在年底的生产订单会放量增加。例如,银隆旗下的广通汽车2017年全年销量为6473辆,其中2017年11、12月两月销量加起来超过4000辆。上述人士认为,年底银隆产销量会有所反弹,不过,他对银隆的未来不予置评。


此外,他还告诉记者,由于近年负面新闻太多,银隆高层不太愿意接受媒体采访。


记者从中国客车统计信息网查到,2018年,银隆新能源客车累计销量7278辆; 2019年,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为2708辆,同比下滑高达62.79%;2020年1~8月,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为596辆,同比下滑5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