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近20只可转债暴涨触发熔断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0-23 09:30:49

近20只可转债暴涨触发熔断





可转债疯狂的表演引起了市场高度关注。10月22日,正元转债日内涨幅超过170%,多只转债跟随暴涨,近20只可转债日内向上触发“熔断”。


值得注意的是,暴涨的可转债大多规模较小,且债券评级处于相对较低A+甚至更低,此类个券往往因为风控被排除在机构投资范围之外。在此背景下,暴涨的可转债背后几乎没有机构资金参与,机构交易员们冷眼静观“游资”表演,事实上也缺少了用脚投票给市场降温的能力,一旦炒作资金后继无力,或者在风险增加之后转向风险收益比更低的市场,可转债的风险就会降临。


炒作风险高企


“当前市场缺乏主线,一些炒作资金涌入可转债市场,”中信证券研究部大类资产配置首席分析师余经纬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随着部分转债价格持续走高,其中风险已经非常明显。


数据上看,部分暴涨转债已经高度脱离基本面。一般而言,可转债的价值是转股价值和纯债价值中高者,正常情况下,为了推动投资者将可转债转换为股票,其转股价值会相对偏高。因此,转股价值成为衡量可转债价格的重要指标。


但是近日暴涨的债券,其转股价值已经远远高出正常范围。比如22日暴涨176.41%的正元转债,其转股溢价率已经高达170.58%。


近日大涨的可转债,还普遍存在债券余额较小的情况,正元转债的债券余额仅有1.66亿元,当日101.24亿的成交额下,正元转债的换手率高达6095.31%。


东海证券上海自营分公司固定收益部研究员寿林荣认为,部分可转债规模较小,天然就是适合炒作的工具,不少资金会趁着市场行情冷淡但是人气尚在之时“赚一把就走”。


“其实这个就是单纯的炒作,最后接的人被宰。”北京一家券商的固收人员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可转债的炒作行情年内已经有多次,但最终多是一地鸡毛。5月6日晚间,当时转股溢价率已经飙升至170.83%的泰晶转债宣布赎回,次日开盘暴跌30%。至该转债摘牌时,其价格仅为125.47元,较前期最高价跌幅超过70%。泰晶转债的赎回也导致起步于3月份的可转债炒作行情告一段落。


余经纬表示,近日部分可转债价格飙涨之后,如果有标的提前赎回,或许又会导致行情戛然而止。


机构冷眼旁观


和股票不同,可转债因为有评级存在,天然就有着所谓的“三六九等”。一些券商固收交易人员对证券时报记者介绍,大多数机构对于可以交易的可转债有评级要求,一般AA-的评级是底线。


“我们一般只交易AA评级的可转债,AA-的债券必须有非常深入的研究报告等支持才会谨慎决策。”寿林荣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从10月22日的行情来看,当日涨幅前10的可转债债券评级无一达到AA标准,最高评级的哈尔转债为AA-,其余皆为A+,这意味着这些债券根本不会有机构参与。


除此之外,大多数券商机构资金不能日内回转,一些机构持仓可转债的规模也有较多限制,这些都限制了机构参与暴涨可转债的行情。


“个人和炒作资金是可以做回转交易的,但是机构严禁同日反向,其实是没办法利用交易规则的优势。那你去跟人家玩的话,肯定会吃亏。”有机构交易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坦言。



在机构资金各种受限的背景下,可转债成为炒作资金的“乐园”。


“可转债的炒作和机构投资标的已经是两个市场,资金会主动选择无法进入机构标的池的个券参与,”寿林荣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机构应对无理由暴涨的第一策略就是卖出,炒作资金选择机构不参与的个券标的,也就规避了和机构做对手盘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