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中小银行密集介入隐性债务置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9 13:55:55

中小银行密集介入隐性债务置换





国有大行因为体量大、资金成本低,其开展隐性债务置换的规模较大,构成隐性债务置换的主力:一方面是“自接自盘”,一方面是“替他接盘”。


去年三季度以来,隐性债务置换密集推进。


记者采访了解到,国有大行仍是隐性债务置换的主力,但中小银行也在密集介入。记者获得南方某地市上半年的监管部门座谈纪要指出,当地中小银行平滑债务总量超过全辖的一半,需密切关注化债中的金融风险。


此外,一些无收益的项目贷款也置换,这并不符合监管要求。因此,隐性债务置换有收紧的可能。“隐性债务置换政策推出后,城投风险明显缓释,城投债受到市场追捧。如果置换政策收紧,那么可能就要反转了。”沪上某大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


天风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孙彬彬表示,当前拉长债务期限、以时间换空间十分关键。换取的空间一方面是产业聚集带来税收增长,另一方面则是由城镇化、产业聚集带动的土地增值,二者共同增强未来的偿债能力。


国有大行是置换主力


去年7月报道,监管部门已允许推动隐性债务置换,但要求所置换的隐性债务对应具体项目且原有存量债务发生时间需在2017年7月14日之前。此外,要求原项目对应资产明确、债权债务关系清晰且项目具备财务可持续性。


华北某区县城投公司负责人介绍,去年三季度开始,隐性债务置换工作快速推进。“从目前这个时点看,总体推动非常及时,公司去年已经和金融机构一起把隐性债务置换的工作落实。如果没有及早落实,疫情发生后收入下降,公司的流动性可能会有些紧张。”


记者采访了解到,国有大行因为体量大、资金成本低,其开展隐性债务置换的规模较大,构成隐性债务置换的主力:一方面是“自接自盘”(即债务展期、续贷),一方面是“替他接盘”(即置换其他机构持有的债务)。


温州市国资委官网今年4月份的一份新闻稿称,为防范化解到期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温州市城发集团着手对接各家金融机构,最终将杭州银行两笔委托贷款共计10亿元隐性债务置换由工商银行进行承接,贷款利率由5.7%、5.9%下降至4.75%,存续期内累计可节省成本2000余万元。


前述案例即为“替他接盘”。记者获得的某中部省份省会城投的债务重组方案也显示,该省会城投集团拟向国开行申请企业周转便利工具项目贷款100多亿,用以置换集团本部及下属子公司的存量隐性债务。该模式亦是“替他接盘”,且单笔业务规模较大,因此交易引入当地另一城投提供全额连带担保。


“目前各大金融机构都在积极跟进隐性债务置换,五大行及股份行都已经启动了置换工作。我们100多亿的隐性债务基本都被各大银行认领了,不管是标债还是非标、表内还是表外,只要是进到隐性债务系统里面去的,都是他们债务重组、置换的标的。”中部省份某地市城投公司融资部副总称。


在隐性债务置换中,项目具备财务可持续性的要求引起市场关注:如果置换不具现金流的项目债务,将可能形成“庞氏”,加剧金融风险。而如果置换有现金流的债务,则是基于项目本身的资产收益性考虑,从而使之符合“市场化”的原则。


但实践中,一些无收益的公益性项目形成的债务也被置换。中部省份某国有大行风控部人士介绍,隐性债务置换已经批了一些,主要看置换的政府债务是否纳入隐性债务系统、原项目合规性手续是否齐备、是否有相应的化债方案。“从项目类型来看,原项目主要是公益性项目,有收益的项目类型很少。”